立夏

【喻黄】暖灯烈酒

温昼:

复健一下,解锁脐橙咳咳。


just一碗肉,一场任性的419【。


======




对方第无数次把目光投过来,这样的热情如果还装作毫无察觉好像显得太冷漠了些,喻文州随意地往那边扫一眼,那个靠在吧台处的年轻帅哥被吓了一跳,然后高兴地冲他摆手。


喻文州对他礼貌地笑了笑,把头转回去了。




聚集的人群随着音乐摇晃,迸发出暧昧、充满激情的气息,喧闹的夜店在凉薄的夜里熠熠生辉。事实上喻文州也并不常来这种场合,但是他无疑是相当惹眼的,前后好几个姑娘端着酒杯来搭讪,但喻文州都没有与她们聊太长时间。


刚才那个男人……喻文州再看向吧台时,他已经不在那里了。




“你真是一点也不解风情。”突然有人说道。


喻文州一抬头,正好对上那个青年的一对眼睛,他略弯着腰,双手背在身后,居高临下地看着喻文州,脖子上的黑色十字架吊坠因为重力的作用垂下来,在喻文州眼前晃来晃去。


“晚上好。”喻文州说。


“一个人啊?”他问一句,指了指喻文州对面的空座位,“坐这里行吗?”


喻文州想说不行都不行,他都已经直接坐下来了。




“我刚才在那边看了你半天……又不跳舞,也不怎么喝酒,也不勾搭小姑娘,一个人到酒吧里赏月啊?”他说,然后贴近旁边的窗玻璃向外看看,天气不怎么好,“其实连月亮也没有。”


“一个人无聊,只是来坐坐。”喻文州说。


对方眨眨眼睛,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,凑近了些:“有一个让你摆脱空虚寂寞冷的办法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
暗示意味太明显了,喻文州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打算,在午夜场这种情况很常见,但喻文州没太大兴趣接受邀请。


“……抱歉。”他说。


“好吧,反正我又不强迫你,”帅哥站起来,把他的酒放下,绕过中间的桌子走到喻文州这边来,“但是——”




他突然吻了上来。


柔软的舌头探进口腔,带着淡淡的酒味,他捧着喻文州的侧脸,温热的气息就打在喻文州的鼻尖处。


喻文州原本很惊讶,但发现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感觉并不坏,唇齿纠缠,情欲突然翻涌着涨起来。他的手转了个圈,没有推开他,而是搭到了对方的肩膀上。


周围还是那么喧嚣,灯光明明灭灭,男男女女热情地舞动身体,驻唱的姑娘抱着她的吉他哼唱着异国的歌曲。而在月光和灯光都照不到的角落里,有两个人陷入了绵长的亲吻中。


吻得动情,离开的时候都气喘吁吁的,那人一只手环着喻文州的脖颈,一只手伸出食指,顺着他的扣子往下划了长长的一笔。“现在呢?”青年凑到喻文州耳边说,“你改主意了吗?”




点我




门被关上,黄少天头也重新贴上枕头,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是一条简洁的未知短信。
【做个好梦。喻文州。】
算上标点不足十个字,黄少天翻来覆去看了几遍,不自觉地笑了出来,才心满意足地沉进梦乡。




END.




一百年没更文,考完试立刻放飞自我


放假啦!开始浪_(:з」∠)_



评论

热度(741)